5碎瓷片(1 / 2)

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913 字 1个月前

5、碎瓷片

只有一刻钟。

很短暂。

陈迹不再废话,他迅速在书房内巡视一圈,目光在散落的书卷与宣纸上停留下来,快速翻起

书架上的书籍。

“宣纸都是空白的,书籍也都是世面上能见到的,里面没有任何夹带,”皎兔提醒道。

陈迹转身走去院里。

这是一座两进的四合院,他仔细观察着院落的每一处细节,尝试着寻找蛛丝马迹。陈迹心里

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十足的把握找到线索,刚刚那么说,不过是因为面对着一群杀人不眨眼的蛇

蝎,不那么说可能立马就会死。

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云羊渐渐失去耐心:“太慢了太慢了,需要增加一项游戏,看见这

院子里的梧桐树了吗,你找线索期间,每掉落一片叶子,我便在你身上刺一针。”

话音刚落,便有一片叶子从枝干上脱落下来。

云羊抬手于空中拈住枯黄的叶子感慨道:“你的运气还真不好啊。”

说着,他走到陈迹面前一针刺入少年的虎口。

陈迹的面色骤然涨红,整个人因剧烈疼痛弯下了腰,时值寒秋,他脑门上豆大的汗珠却一滴

接一滴落下。

他心中痛骂云羊变态,却无法缓解这疼痛半点。

云羊慢条斯理道:“因为疼痛耽误的时间,也算在那一刻钟内。”

陈迹扶着梧桐树缓缓直起腰,一步一步挪进厨房,他必须在第二片叶子掉落之前找到线索!

厨房内,无非是一个青砖砌好的灶台,一堆装着调料的瓶瓶罐罐。

屋内干净整洁,没有一件多余的东西。

陈迹检查所有瓶瓶罐罐后从厨房走出来,然而,刚刚走出厨房的他竟站在原地不动了。

他喃喃自语:“总觉得哪里不对,似乎错过了什么细节。”

云羊靠在厨房的门框上打着哈欠,把玩着自己指尖的银针:“你快没时间了,看来我浪费了

一刻钟。”

陈迹还是站在原地不动,极力思考着自己刚刚到底错过了什么细节!

正思索间,梧桐树上又落下了一片叶子,云羊又一针刺入他的耳后。

刹那间,陈迹弯腰蹲在地上,如虾米般蜷缩着动弹不得,几乎休克过去。

但这一次,没有等云羊催促,他便已经直起身返回厨房,拎出两个罐子来,里面都是细细的

白色晶状粉末。

云羊好奇撇了一眼:“两罐盐,有什么问题么?”

“一个厨房为什么会放两罐盐?”陈迹说着,从其中一个陶罐里捏出一抹细细的白色粉末在

指尖揉搓:“这不是盐。”

“不是盐?”云羊好奇,他和皎兔擅长的是杀人和善后、甩锅、抢功,在寻找蛛丝马迹方面

还真是弱项。

陈迹递出手指给云羊:“尝尝什么味道。”

云羊没好气道:“你小子倒是挺谨慎,万一有毒呢?我不尝。”

皎兔笑出声来。

若不是这一地的尸体,这蛇蝎少女笑起来应该挺可爱的。

云羊冷着脸:“赶紧尝。”

陈迹捏了点白色粉末塞进嘴中:“入口极涩,无明显味道。”

他陷入沉思。

这玩意会是什么呢?

陈迹快速搜索着自己脑中的记忆,试图从一些看过的书籍里寻找答案。

等等,这是明矾!

一些军事情报科普类的书籍里提到过,明矾是情报战中,用来书写秘信的主要材料之一。

用明矾水写字,干涸后字迹会隐去。这项间谍技术起源于十三世纪,直到一战、二战时开始

频繁被间谍使用。

陈迹思索了许久,他笃定自己找到了答案:景朝谍探是用明矾来书写秘信的,周成义将这个

东西藏于家中与盐放在一起混淆视线,放在离自己这么近、这么方便的地方,说明秘信往来应该

非常频繁,那么……周成义家里一定有他与其他谍探往来的秘信吧。

他立刻从厨房取了醋坛子返回书房,将一张张雪白的宣纸铺在桌子上,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

布,沾着醋轻轻擦拭宣纸的每一处。

连续擦了五六张宣纸,却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,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寒秋时节,陈迹的额

头结出细密的汗珠。

他转头看向周成义,只见对方面色平稳,并不慌张。

难道自己猜错了?

不,绝对没有错!

这时,一阵寒风吹来,那梧桐树上的枯黄叶子如下雨般落下,云羊露出微笑:“你的运气不

够好啊……”

“找到了!”

“嗯?”云羊目光被吸引过去。

陈迹在抹到第十二张宣纸时,被淡黄色醋液抹过的地方,显出一行红字来:“城东丽景巷李

记甜水铺子,有危难可立即前往。”

云羊看见这些字迹,双目顿时炯炯有神:“这是景朝谍探建了新据点,搞不好有景朝军情司

大人物来洛城了!”

说着,他看向皎兔:“有大功!”

皎兔想了想:“把这小子宰了,功劳归我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