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石中火梦中身(1 / 2)

青山 会说话的肘子 6606 字 1个月前

3、石中火,梦中身

青山医院,夜里十一点半。

负责今晚值班的医生老刘刚给自己续了一杯浓茶,轰的一声门被人踹开了。

“你们干什么的?”老刘怒喝。

“二刀,按住他。”

“按到哪?”

“桌子上吧。”

二刀大步流星走到老刘面前,咚的一声将老刘脑袋按在桌子上,半边脸火辣辣的疼。

袍哥推着陈硕与王慧玲两人,慢条斯理的走进病房:“陈硕交代,你收了他五万块钱,合谋

把他大侄子关在精神病院里了?”

老刘怒吼:“来人,来人!有人医闹!”

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但袍哥丝毫不慌,他只是脱掉自己的唐装,缓缓卷起衬衣的袖子,

露出满臂的纹身与肌肉。

一头原始野兽面对猎物时褪下伪装,那么被他盯上的所有人都要珍惜生命。

当两个男护士出现在门口的刹那,袍哥身体微微右倾避开袭来一拳,下一秒,他雷霆般勾拳

击中一名男护士下颌,将对方打成僵直状态。

还没等另一名男护士反应过来,袍哥如美洲豹般闪身来到他面前,再次勾拳击打下颌!

“太弱了。”

直到话音落,才听见扑通两声,两名男护士如两根木棍似的倒地昏迷。

袍哥转身看向被按在桌子上的老刘:“还有人吗?”

“没……没有了。”

“能好好说话了吗?”

“能!能!”

“行,三个人蹲一排,”袍哥拉了一张椅子坐下,翘起二郎腿:“陈迹到底有没有精神

病?”

“没有没有,”老刘说道:“他只是脑回路有点不正常,有轻微暴力倾向、抑郁倾向,不是

真的有病。”

袍哥点了根烟:“奇怪了,他既然提前预判你们的操作,为什么最后还被你们弄进去了?

“他想利用你来报复我们!”

袍哥摇摇头:“不对,他能专门找到我贷款,肯定知道我是干什么的,那他直接给我钱,买

你们两条腿不就行了?何必给自己弄进精神病院呢!”

陈硕:“……”

袍哥忽然问道:“他爸妈是不是你们害死的?”

陈硕欲哭无泪:“他父母是出车祸死的,肇事司机都找到了,跟我们没关系啊。”

袍哥示意陈硕伸手,然后把烟灰弹在对方的手心里:“一个十七岁的孩子爸妈刚走半年,你

们做叔叔婶婶的就图谋人家房子,真不是东西。还有你这医生,你个老登以前就干过这种事

吧?”

老刘慌忙道:“我以前没害过人,经手那些患者,都是犯了事不想进监狱,主动来找我开诊

断证明的。”

“哦?”袍哥若有所思:“那些人都犯过什么事?”

“最近一个是叫王龙的道上人,做土方生意。半年前他开车撞死了一对夫妻……”老刘说到

这里,突然惊恐的抬头看向袍哥。

嗤的一声,袍哥怔然将烟头按在了陈硕手心里,惨叫声响彻走廊。

袍哥披上黑色唐装,揪着老刘稀疏的头发往外走去:“我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进精神病院

了。害这种孩子,你们真是缺了大德。二刀,给他们上点刑长长记性,我带这医生去趟六楼。王

龙我认识,不是那么好对付的。”

陈硕浑身抖得跟筛子一样:“这里是医院啊,有监控,你不能在这里行凶!”

二刀挠了挠光头上的疤:“袍哥,立即执行?”

“反复执行。”

……

……

病房里呼噜声此起彼伏,陈迹躺在床上睁大眼睛,静静盯着天花板。

他发现精神病院里的梦话格外多,也格外难以琢磨。

恍惚间,他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,又听见了绿皮火车启动时哐当哐当的声响。

幼时的陈迹体弱多病,梦中总是听见喊杀声,父亲便只能常常带他去BJ寻医。

没有钱的时候,两个人就买绿皮火车的站票。

他们会坐在两节车厢之间的空地,陈迹困了就躺在父亲怀里睡一会儿,饿的时候父亲就会从

背包里取出泡面排队接热水,然后捧在手里让他先吃。

醒来时,陈迹趴在车门玻璃上就像十万个为什么,不停的问出奇怪的问题,而父亲则不厌其

烦的回答。

后来等他12岁的时候病好了,父亲也做生意赚了钱,买了别墅。

夏天夜晚,母亲教他打着手电,在院子里寻找刚刚破土而出的蝉,盐水泡后,油炸着吃。

过年时,母亲会带着陈迹一起剪窗花,贴春联,蒸造型好看的花馒头。

病床上,陈迹出神间,轻轻用手指抹掉眼泪。

李青鸟不知何时来到他窗边:“现在,你卖我一个东西,我可以再回答你一个问题。”

陈迹眼神空旷却深邃:“你想买什么?”

“蝉。”

“几岁的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