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七十五章 两桩鬼案(1 / 2)

我在异世封神 莞尔wr 8131 字 10天前

第二百七十五章

其他人初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
毕竟那石槽不矮,及至人膝盖高,又宽大得很,男尸上半身趴在上面,从门口的方向看去,就像是头垂进了石槽中。

当时其他村民只当王浑大惊小怪,还在讨论着男尸身份。

直到有人上前了数步,看到男尸无头时,才都跟着慌了。

“之后我们进了屋中,在几间厢房中发现了杨家其他人,一共九人,全都死了,且都没了脑袋,包括、包括杨铁汉的儿媳丁氏刚生不久,还在襁褓中的孩子——”

他话音一落,屋里人顿时陷入沉默。

孟婆年纪最大,心肠也软,听到杨氏满门九口全都死了,且连未满月的孩子都没逃过,脸上露出怜悯、同情之色。

庞知县虽说也犯怵,但他好歹是一县之尊,除了辅助赵福生管理内政外,县里大小事务都归他管理。

他一生之中也查过案,与凶犯打过交道。

有些人的恶不亚于厉鬼,一些残忍的犯罪现场他也见过。

之所以此时心生寒意,纯粹是因为他想起了一件事——

庞知县转过头看向赵福生,却见赵福生神情不变,问王浑:

“确认是杨铁汉一家了?”

王浑听她这样一问,便有些迟疑,转头去看庞知县。

老知县张嘴就骂:

“大人问话,你看我干什么?”

“应、应该是。”王浑犹豫着点头。

“什么叫应该?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。”庞知县沉着脸斥喝。

赵福生摇了摇头,替王浑说话:

“没事,他见到这样的场景,吓破了胆。”

且她地位极高,王浑在她面前有压力,她随口一句要问的话便足以令他本来确定的信念动摇了。

“你只管将你知道的说出来,我问完之后,如何判断是我的事。”

赵福生这话顿时令王浑如同卸下了浑身大石。

他也怕说错了话担责任,到时吃不了兜着走。

这会儿赵福生愿意承担后果,那是再好不过。

“是。”他应了一声,整个人的神态瞬间轻松了许多。

“先得排除人为的因素。”赵福生淡淡的道:

“你怎么确认死者是杨家九口?”

有了她先前的保证,王浑的神情自信了许多,分析道:

“首先,杨家的无头尸体共有九具,其中一共四男四女,还有一个婴孩,无论是人口数量还是男女老少的身份,都与村中人所提到的杨铁汉一家情况相吻合。”

“且从他们穿的衣服、尸身年纪都大概能判断出这一点。”

赵福生微微颔首:

“是,而且半个月的婴儿也是一个佐证。”

初步确定了杨家人的身份,赵福生又问:

“现场没有大量血迹吧?”

她的话令王浑吃了一惊,接着点了点头:

“大人料事如神。”

刘义真的目光落到了王浑脚上,也猜出了赵福生说这话的缘故。

“杨家九人的脖子断口处齐齐整整,奇怪的是不见到处喷洒的血肉残渣,像是——像是——”

王浑说到这里,总觉得浑身不大自在,缩了缩脖子:

“说是锯的也不像——若是砍的也不对,我感觉像是,像是被人掐下来的——”他的脸皱成一团,像是既觉得恶心又觉得害怕,还有些困惑夹杂其中:

“我看了下周边的创口,竟然像是结了痂,仿佛陈年旧伤一样,唯有中间骨头附近的皮肉倒是新鲜,有少许血液流出。”说完,又补了一句:

“但血都不多,且呈黑褐色半凝固状——”

若是照王浑的说法,杨家九名死者的脖子早就被锯断了大半,仅余一点支撑着,那他们早该死了。

刘义真将这个疑问提出,王浑就道:

“但当时村里人说,前一天傍晚的时候,杨家隔壁的邻居看到他们了。”

也就是说,出事的前一天,杨家人还活着,并且仍在正常生活。

“所以,所以我觉得这桩案子应该是报镇魔司——”

大汉朝无论州郡还是县镇,以往有案子,尽量都是报往衙门。

能将之当成江洋大盗作案,尽量就不要让镇魔司的人出动——这是为了保护驭鬼者,令他们减少厉鬼复苏的危机,已经成为了大汉朝不成文的规则。

但赵福生掌控万安县后,一改以往规矩,勒令县府有鬼案必报,再加上流土村杨铁汉一家之死明显非正常事件,按照县府规则,王浑应该先报庞知县知晓,再由庞知县上报镇魔司。

今日恰好徐府开宅,庞知县与赵福生都在这里,王浑进了徐家大门,先看到了赵福生,因此这事儿便直接跳过庞知县,率先告知到了她这里。

赵福生点了点头。

刘义真看向她:

“流土村的事听起来非同一般,应该是厉鬼所为。”

他话音一落,厢房外传来一声轻微的叩门声响。

“进来。”

赵福生回了一句。

门‘吱嘎’被推开,范氏兄弟站在门口处。

小主,这个章节后面还有哦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,后面更精彩!

先前王浑提到的案件他们应该已经听到了,只是没有贸然进入打断对话,直到这会儿王浑说完后才出声。

“大人。”

范必死迈入房中,说道:

“这个案子,我想起了一年前的一桩旧案。”

他说完之后,赵福生就道:

“我也是想起了那桩案子。”

刘义真面露疑惑。

他虽说久居万安县,也是镇魔司的人,但在此之前一直都生活在夫子庙,极少踏出要饭胡同的地界,对镇魔司的事务也不大上心,并不知道镇魔司一年前的旧案。

孟婆、张传世等也不知道这件事。

赵福生就解释道:

“半年前,我刚接手镇魔司时,也想办鬼案,就问了范大哥县里的案子。”

当时范必死提到了三桩鬼案。

第一桩鬼案是鬼马车,这个案子当时线索不多,但因为当时三人提及,导致赵福生被鬼车标记,如今已经打过交道,便暂且不提。

鬼车十分厉害,在场人中庞知县、王浑都是普通人,不宜听到,赵福生便只以一桩鬼案略了过去。

“而提到的第二桩鬼案,就是无头尸。”

庞知县脸色凝重,也道:

“是发生在长生镇上的事,当时死亡的那家人姓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