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五十五章 神道林谢谢天机笨蛋喵的盟主(1 / 2)

阵问长生 观虚 12815 字 10天前

太虚门。

墨画一边修行上课,一边在默默等着。

等着荀长老来找自己。

按理来说,妖修的事,自己告诉了宋长老,宋长老又告诉了荀长老。

荀长老是炼妖山的值勤长老。

于情于理,他都应该来找自己问话,打听打听具体的情况。

毕竟妖修的事,可不是小事,尤其还是在炼妖山里。

可墨画等了许久,都没一点动静。

宗门上下,仿佛都没拿着当一回事。

荀长老也压根就没来找自己。

墨画摸了摸下巴,心中沉思。

不来找自己,说明有两个可能:

一是这个荀长老,是个“混子”,玩忽职守,对炼妖山的事,根本不在意,只想敷衍了事。

但这不可能。

妖修的事,十分严峻,荀长老就是再玩忽职守,也不可能意识不到,这个问题的严重性。

更何况,他还姓荀,是荀老先生的后辈。

以荀老先生严厉的性格,这位荀长老若真这么惫懒,根本连当长老的资格都没有。

那就是另一种可能了:

妖修的事,这位荀长老早就知道了。

甚至……他一直都在旁边看着。

因为都知道了,所以也就没必要再来问自己了。

这一定程度上,也印证了墨画的猜想。

墨画目光微闪,不由动起了心思……

……

炼妖山,山门大厅。

又到了旬休,各宗弟子,要进山猎妖。

荀子悠也早早地来值勤了。

按照惯例,一个时辰后,墨画会到山门,然后要么三五成群,要么独自一人,悠哉悠哉地进山。

进山之后,要么猎妖,要么练剑,要么鼓捣些稀奇古怪的事。

而在此之前,自己刚好有点时间,可以沏壶茶,看看山色,再读读道廷司抄发的邸报,看看蛮荒的战事如何了。

荀子悠进了山门,沏了茶,刚一落座,往窗外一看,忍不住手一哆嗦,茶水洒了一地。

窗户上悬着个俊秀的脑袋。

墨画正趴在窗沿上,目光炯炯地看着他。

荀子悠深深吸了口气,眼皮直跳,没好气道:“你这孩子,一大早的,做什么呢?”

他正沏着茶,心情闲适,根本没意识到,窗口会趴着一个墨画。

墨画双手撑在窗沿上,一本正经道:

“荀长老,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跟你说!”

荀子悠一怔,轻轻叹了口气,招手道:“你进来吧。”

墨画便从窗沿跳下,走进了屋里。

“喝茶么?”荀子悠问道。

墨画点头。

“坐吧。”荀子悠道,而后亲自为墨画斟了一杯茶,“说吧,什么重要的事。”

墨画啜了口茶,觉得味道不错,但有点烫,就默默放下了茶杯,而后一脸严肃,开门见山道:

“荀长老,炼妖山里,有凶险的妖修!”

荀子悠怔忡。

原来就这,搞得煞有介事一样。

“哦。”荀子悠轻轻应了一声。

“长老,您都知道了?”

墨画目光如炬,眼神清澈而通透,盯着荀子悠的表情看。

荀子悠不知为何,被墨画看得心里有些发毛,一时间下意识道:

“还不知道……”

“可是,”墨画眼睛一亮,“宋长老不是跟您说过么?”

荀子悠一愣。

哦,糟了,自己把这事给忘了……

宋长老是跟自己提过。

但这件事,自己早就知道得一清二楚,所以只敷衍了一句,并没放在心上。

可现在就前后矛盾了。

自己不能泄露了跟踪墨画的事,所以妖修的事,自己不能知道。

但宋长老又跟自己提过一下,因此妖修的事,自己“应该”已经知道了。

荀子悠头有点疼。

完了,被这孩子给下套了!

他心思急转,便神色肃然道:

“宋长老是说过,但这件事,比较危险,不是你们这些弟子该考虑的,所以不能告诉你们。”

荀子悠又抬头看了看天色,“时候不早了,你早点进山吧,早去早回……”

荀子悠想早点把墨画赶走。

“嗯。”墨画点了点头,将茶杯中的茶喝完,起身便走。

荀子悠松了口气。

这孩子小小年纪,怎么跟“老狐狸”似的,跟他说几句话,都得提心吊胆的。

不过,总算是糊弄过去了。

荀子悠心中默默道。

可墨画只走到一半,便又回头,目光深邃,若有所思地看着他。

荀子悠心中一紧,“又怎么了?”

墨画想了想,问道:

“荀长老,那妖修钻进一片山林里去了,我待会去看看,您要一起去么?”

荀子悠眼皮一跳,纠结片刻,终是叹了口气。

“行吧。”

这孩子鬼点子多,他真要去,自己拦也拦不住。

与其如此,不如跟着一起去,反倒安全一些。

而且,墨画正式邀请了自己。

自己是为了稽查妖修的事,以“荀长老”的身份,跟他同行的。

本小章还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精彩内容!

而不是以暗中“保镖”的身份。

所以,也不算泄密,并没有违背老祖的吩咐。

荀子悠心中给自己找补道。

“荀长老,那我们走吧。”

墨画说完,大摇大摆地走在前面。

荀子悠跟在后面,看着墨画大大方方的背影,一时心里又有些困惑。

这孩子……不会猜出自己的身份了吧。

不会吧……

荀子悠皱了皱眉。

……

炼妖山中。

墨画带路,大概半个时辰后,两人便来到了那片密林。

这次有了“保镖”,墨画底气就很足了。

看着面前的山林,荀子悠还想装装样子,问道:“那只妖修,真的钻进这片山林里了?”

墨画默默看着他。

荀子悠被墨画看得有些尴尬,心中无奈叹气。

算了吧……

他便问道:“你能把那妖修找出来么?”

墨画摇头,“暂时还不行。”

他目光放远,将茂密的山林尽收眼底,“这山林里,被布下了阵法,要先将阵法还原出来,研究研究,才能找到进入深林的路,也才能找到那只妖修的下落。”

荀子悠微微颔首,心道自己猜得没错。

这山林里,果然布有阵法,蒙蔽了神识的探知。

荀子悠问道:“你知道这山林里,布了什么阵法?”

墨画点头,“是一类特殊的神道阵法,通过底层阵纹,转变神识形态,以达到克制、封印、抑制神念之力的作用……”

荀子悠一脸茫然。

神道阵法?

现有的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爻七星八卦的阵法传承体系里,哪里有什么“神道”阵法?

自己虽不精通阵法,但并不代表,自己对阵法一无所知。

更何况,自己的老祖,可是太虚门最顶尖的五品阵师,在整个乾学州界,都寥寥无几。

耳濡目染之下,哪怕没吃过猪肉,也总看过猪跑。

画不出阵法,但阵法的来历,总会知道一些。

但他修道至今,还从未听过“神道阵法”这四个字。

甚至老祖也从不曾提起。

荀子悠看着说得头头是道的墨画,差点就以为,这个筑基小弟子,是在一本正经地跟自己扯淡了……

墨画说着说着,抬头看了眼荀子悠,见他脸上神色异样,这才意识到什么,便问道:

“长老,您知道神道阵法么?”

荀子悠被问住了。

他内心纠结了片刻,而后咳了一声,淡然地点了点头,“略有耳闻……”

墨画点头,赞道:“不愧是长老,懂得真多。”

荀子悠一点也开心不起来。

自己堂堂金丹后期的长老,竟然要靠撒这点小谎,才能在弟子面前撑门面了。

墨画不知荀子悠心里的想法,而是继续道:

“这个神道阵法,具体是什么样的,我还不清楚,要去这山林里,找到布阵法的地方,将阵纹一点点誊抄下来,然后再研究研究……”

荀子悠闻言,心生感慨。

“专业”的阵师,大概也就如此吧……

荀子悠颔首道:“好,我随伱一起进去,你只管找阵法,其他的不必担心。”

墨画灿然一笑,“谢谢荀长老!”

有一个金丹后期做“保镖”,他就安心多了,也就可以正大光明地“收菜”了!

墨画迈步,进了山林。

荀子悠在后面跟着。

两人如此逛了有小半个时辰,墨画的眉头,却缓缓皱了起来。

“没有……”

明明在他的感知中,神道阵法就不在山林里,处处都是,但进了山林,搜了半天,却没发现一件阵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