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34 章 暧昧(1 / 2)

这你都不嗑? 马户子君 14199 字 9个月前

办公室还处在一片惊爆声中:

“主编!何编给你回的什么!?车钥匙、房产证、还是钻戒——!?”

办公桌后响起哐的一声!好像是夏叶黑着脸把礼盒塞进了抽屉。

随即就传来小鱼的大声逼逼:

“不要问了!你们都不要问了!!没有点分寸感——”

“主编——会害羞的——!!!”

卧槽…!简明舟潜伏在文件堆里惊叹:这一波,是暴击之后的连砍……

他正暗搓搓在这片腥风血雨里隐形吃瓜,突然就听一声沉寂后的暴喝:

“简明舟——!”

“……”简明舟心头一跳。

抬头就看夏叶已经站了起来,看他的眼神像是手里握着几条人命。

不妙,被发现了。

他起身拿起杯子佯作镇定转头就走,“好渴,我去接水喝。”

说完行云流水地出了办公室大门。

身后还隐隐传出夏叶试图追击但被拦下的声音,“主编!你是婚外情败露,要去向副编忏悔吗?”

夏叶怒吼,“我忏悔个屁啊!!!”

简明舟赶紧岁月静好地滑走:溜溜球。

他刚从狂风暴雨里脱身,本来是想找个地方静一静。

没想到一转过拐角,就看见制造风暴的另一主角在落地窗前睥睨的背影。

“……”

难不成茶水间才是何路宸的办公区?话说他刚回完礼,怎么又跑来这里睥睨?

简明舟停顿两秒,走过去接水,“何主编。”

何路宸转过来,自然招呼:

“好巧,Jamy,你也来这里?”

“……”简明舟差点把水洒出来:他从此以后都是Jamy了吗?

他定神道,“逃亡出来的。”

“谁在追杀你?”

“夏主编,我们有些积怨。”

何路宸闻言惊讶,“哦?为什么,因为他给你送了巧克力,你没回礼?”他摇头,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Jamy。”

“……”Lusen到底是个什么脑回路?

不对,他为什么也要说“Lusen”…

简明舟一时看不透他,侧了两眼试探道,“你刚才在办公室里的回礼……”

何路宸高雅一笑,“当面回礼是礼仪。怎么,简副编不是当面回礼的吗?”

简明舟,“…我没有收到巧克力。”

“那你送出去,对方不是当面回礼?”

“我也没……”

话到一半,他猛地一刹。突然想起周日早晨,谢景当面递给他的那杯热巧。

怔神间,何路宸朝他看了眼,忽然开口说,“要逃亡的话,外出办公不就好了。反正现在是节后空档期。”

简明舟思绪拉回,恍然,“多谢。”

说完和

人道了个别,去往各位老师家里蹲稿了。

-

简明舟在外躲避了一天追杀。

无视了夏叶消息的狂轰乱炸——

结果一回家,就看夕阳下的比亚迪停在了公寓楼下。

他,“……”

车门一开,夏叶走出来冷笑一声,眼底充满了黄昏的肃杀。

简明舟调整心绪,镇定地走过去,“你怎么来了,有什么工作要当面交接吗?”

“当面”这个词好像戳到了夏叶的点,他又冷笑了一声,“我就说你冲我笑什么,原来是在暗算我。”

简明舟直直望回去,“你不也是一样的。”

对面就猛然哽了下。

不相上下的两人对视了十来秒,谁也没爬上道德的制高点。

最后夏叶泄了口气,靠在车门上不甘心地望着他,试图寻求心理平衡,“那你呢?巧克力送过去,难道就没发生什么?”

简明舟喉头莫名发干,心虚地别开头,“没有。”

他在人狐疑的眼神下补充,“和香蕉酥一起送出去,正常的伴手礼。”

夏叶目光幽幽。

简明舟趁机洗脑,“所以不能怪我,我们只是干了同样的事。”

跟前思索半晌。

夏叶喃喃,“…果然,他克我!”

他转头抓住简明舟,“不管,今晚请我吃饭,弥补我受到的伤害——”

他说着把人往车里塞。

简明舟猝不及防,扭头,“这么突然???”

夏叶面目狰狞,“上车,不然就让你在比亚迪上哭!”

“……”

他们正拉扯着,就听身后传来一声,“小叔。”

简明舟还被卡在夏叶的身前和打开的车门之间。他稍稍偏头,就越过夏叶的肩头看见了谢景——

谢景一手拉着包站在那里,肩头拢着余晖,目光沉静。他抿了下唇,似平静地开口,

“这是怎么了?”

简明舟怔了瞬,“喔,小景…”

话没说完,夏叶忽然笑了下,“喔,小朋友,明舟今晚跟我吃饭。”

他说着转头,极尽做作之姿。把人摁进副驾座的时候还护了下头,语调温柔,“今晚吃你最喜欢的那家吧,明舟。”

话落“砰”的一声关上车门!

简明舟震惊的眼神被关在里面:

……好虚伪!好做作!!

他“最喜欢的那家”是什么鬼?今晚难道不是他请客?

等夏叶绕进驾驶座将车门一关,他刷地扭头,“你在搞什么?”

夏叶已经发动了汽车绝尘而去,心情竟肉眼可见的变得阳光灿烂,“哈嗯~!没什么,突然觉得你挺惹人怜爱的。呵呵呵呵呵……”

“……?”

简明舟惊疑不定地贴着车窗:夏叶是不是受到太大的刺激,疯掉了?

吃饭的地方最

终是夏叶挑的。

简明舟落座后,还是给谢景发了条:我今晚不回来吃了,你自己记得吃饭^0^

消息发过去,对面不知在干什么,没有回。

点的菜很快上来了。

简明舟先放下手机,等吃了大半之后,手机终于震了下。他点开,就看谢景发来蔬菜沙拉和凉面。

配图是只蜷成一团的大狗。

——看上去特别清冷可怜。

简明舟顿时怜惜!吃完饭,他又叫了两份菜打包,准备给人带回去加餐。

夏叶意味深长,“哦…打包。()”

简明舟目不斜视,反正是我买单。?()_[(()”

夏叶端详了两秒他的神色,面颊耳根染着薄红,眸光明润,很是晃人。又说,“你把剩下的酒喝完再回去吧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样会让你看起来更惹人怜爱一点。”

“……”

简明舟,“我宣布,你现在是桓角文娱公司精神病四院的头号重症患者。”

夏叶,“……”

-

吃完饭,简明舟打了个车回家。

他被头号重症患者拉着吨完了剩下的酒,这会儿耳根都是烧的。

回到家一推门,客厅亮着灯。

简明舟走进去,就看谢景靠在懒人沙发上看漫画,单手捧着书。长手长脚的窝在里面,让他一瞬幻视那只蜷成一团的大狗表情。

看他回来,谢景抬眼。

目光落来,瞳色似乎比往日更深。

不知是不是长时间没说话,开口的第一个字还有点低哑,

“回来了,小叔。”

简明舟嗯了声走过去,将打包袋放到小矮桌上,“我给你打包了两份菜。”

谢景就将漫画往桌边一搁,“给我的?”

封面扣过来,修长有力的手指搭在上面:[花天酒地后,我…]

简明舟一眼扫去,卧槽!他莫名有种代入的禁忌感,赶紧别开目光,垂眼解着打包袋,燎热的耳根好像更烧了。

正解着,一只手忽然伸来。

谢景从他手里接过提袋,指节同他擦了下。

简明舟指尖微一蜷,忽然听跟前低声开口,“那夏主编没有说什么?”

……夏叶?

他抬头,正对上谢景深邃的目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