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30 章 大以巴(1 / 2)

这你都不嗑? 马户子君 10576 字 9个月前

简明舟盯着定位看了半晌,深吸一口气,“先不弄食材了,你小舅来了。”

谢景微一顿,蹙眉,“他到哪儿了?”

简明舟,“警卫办。”

谢景扭头,“?”

他三言两语解释不清,仔细想想也没法解释,尤其是那个形迹可疑的拾荒者——

他都不知道谢驰发生了什么!

不过在这种难言的心情中,他又生出一丝庆幸:幸好谢驰先被绊住了脚。

简明舟转头去收电视柜旁的漫画,“小景,把书都搬去禁地,然后把门锁上。”

谢景嗯了声,长臂一伸抱起大半摞漫画。侧头朝他看去,

“当初我来的时候怎么没锁门?”

简明舟目光定定,“你们不一样。”

谢驰…是狗中哈士奇。

等收敛起这堆禁忌的气息,两人便收拾出门,去小区警卫办捞人。

警卫办就在小区大门一侧。

到了门口,简明舟做足了心理准备,然后推门进去——

进门,就看一个高大憨直的男人坐在小板凳上。基因优良的五官下,依旧掩不住那一丝清澈。他背上绑了一捆树枝,脚边放着个大麻袋,里面还有什么在涌动着。

总之看上去要多可疑有多可疑。

警卫员一叉叉在大麻袋上,“这是什么?”

谢驰立马揪心哀嚎,“不要叉不要叉!螃蟹死了就不能吃了——”

随着他揪心的一转身,背后的树枝就“哗啦”扫到了办公桌上的文件!文件和树枝顿时在地上掉得七零八落。

“……”

简明舟在门口闭了闭眼。

心理准备还是没做够,好想找个风景秀美的地方消失。

下一秒,谢驰就发现了他,“明舟!谢景!!救救我!!!”

简明舟深吸一口气走进去。

谢景顿了瞬,也默然地跟了进来。

两人走到谢驰跟前,简明舟酝酿了下开口,“你在做什么?”

谢驰展示,“负荆请罪,看!”

“……那你现在是罄竹难书了。”

他们聊得熟稔,警卫员见状迟疑,“简先生,这位…真是你们的亲人?”

简明舟瞥了眼谢景冷凝的脸,“…暂时是。”

谢驰:。

“唉抱歉,误会了!”

警卫员立马道歉,放了人。

谢驰委屈地逼逼,“你们有见过我这么帅的拾荒者吗!”

警卫员肃然,“职业不以外貌区分。”

“……”谢驰顿时噎住。

简明舟看不下去,轻轻催促,“快走吧,少说点话。”

几人出了警卫办。

日光迎面落过来,他看了眼谢驰那略显沧桑的脸,脑中竟然浮出一句:重见天日。

“把树枝扔了吧。”

“那不行,这

是我负荆请罪的诚意。”

简明舟看向谢景(),谢景低眼淡淡?()_[((),“扔了吧,小舅,趁我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手。”

“……”谢驰哗啦扔了树枝!

扔完树枝,他又习惯性地把大口袋递给谢景,“来小景,提一下。”

简明舟柔声,“你不是来负荆请罪的吗?”

谢驰,“哦对,我自己提着。”

-

一番波折地回到家。

谢驰把一袋螃蟹哗啦打开,里面还在活蹦乱爬,“刚从F市出差回来,朋友蟹塘里抓的最肥的几只,直接给你们捎来了!”

他觑了眼谢景,轻咳,“上次是我们考虑欠佳。”

谢景看了两秒,不知是心累还是宽宏大量,沉沉叹了声,“算了。”

谢驰松了口气,又欢天喜地起来:

“诶你们晚上吃什么?把螃蟹弄来吃了吧!”

“涮火锅。”简明舟说。

他卡住,“啊?那螃蟹先养着吗?”

……养什么,他这里是水族馆吗。

简明舟正低头考量着,突然就听谢景问,

“小叔,你晚上想吃吗?”

“要不趁新鲜,做几只吧。”

跟前嗯了声,谢景俯身去抓螃蟹,“那煮个火锅,我再做个避风塘炒蟹。正好小舅来了,加个菜吧。”

他说完熟练地去了流理台。

谢驰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他转头求证,“那是谢景?那真是谢景?他会做这么复杂的菜吗?”

简明舟替人正名,“小景很能干。”

“啧啧啧…”谢驰品了品,又打量他说,“我发现你是不是有种属性?跟你住一起都会忍不住投喂你。想想大学住一个宿舍的时候,我们三个都……”

正说着,那头谢景便投来一眼。

简明舟感觉自己被他说得像个废物,忙止住,“好了,来帮我弄火锅吧。”

谢驰,“嗷,行。”

餐桌就正对流理台。

谢景在跟前拆螃蟹,简明舟在这边理食材。谢驰像只哈士奇到处打转,东嗅嗅,西看看。

一会儿L扒拉塑料袋,一会儿L又去瞅简明舟摆盘。

“这什么?哇…这厉害。”

在他差点把脑袋探到简明舟肩头时,对面终于传来咚!的一声落刀响——

“小舅。”

谢景直直看去,“你要是没事做,就直接坐着等饭。”

谢驰脑袋一撤,蔫儿L了,“嗷。”

他转头去了客厅,简明舟顿觉手脚施展。刚呼出口气,忽然听身后诶了声,

“沙发上还有本漫画啊?你们谁的,谢景你要看漫画吗?”

餐厅流理台间同时一静。

卧槽!!!简明舟差点把丸子挤出去:哥哥的秘密!

他极力镇定地转头,“谢驰——”

() 驰距离漫画三步之遥,停下扭头,“咋了?”

简明舟心头砰砰直跳,语气温和,“…帮我榨点果汁,冰箱里有橙子。”

谢驰转头溜达过去,“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