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26 章 从禁地,到圣地(1 / 2)

这你都不嗑? 马户子君 12081 字 9个月前

简明舟被他清新脱俗、不顾他人死活的脑回路震撼了!

他看着满沙发漫画,眼底震颤:

这么多,到底是怎么驮回来的?

得有二三十本了吧。

“你……”他咽了下,半晌才艰难地挤出一句,“你是去清仓的吧。”

谢景惋惜,“没有清仓,背包装不下了。”

简明舟倏地抬眼:原来买这么多,是因为只能买这么多!

他轻轻出声,“…委屈你了。”

谢景深以为然,“只能下次再买了。”

他说着又闲适地弯腰,一一收拣,“小叔,看看这里面有没有你喜欢的?”

“……”简明舟闭眼,“不了,谢谢。”

谢景不置可否地嗯了声。

在他低头收拣间,简明舟又轻轻扫了一圈,就看:

[xx的先婚后爱][哥哥的秘密][禁忌的体育室][我和室友……]

卧槽!他目光一别,耳根不自觉发热:谢景的口味原来是禁忌的。

他感觉自己不能再站在这里了。

正想离开,便听跟前开口,“这些书放在电视柜旁边可以吗?”

简明舟看向唯一的空柜子,“嗯”。

谢景就抱起一堆书,小臂被重量绷出紧实流畅的线条。深黑的眼底沉静黝亮,像只乖巧的大型犬,

“小叔,能帮我一起搬过去吗?”

“……”简明舟没能走掉,只好弯腰抱起剩下的书,“好。”

两人一道把书往电视柜旁搬。

中途,他还是情不自禁地看了眼:

然后一眼就瞥到自己刚在网上看过的漫画,居然还是单行本的黄金典藏版——

因为太贵,他自己都还没收入囊中!

简明舟眸光瞬间动摇了一下。

身旁突然落下一声,“你喜欢这本?”

他指尖一个不稳,啪!的掉了本漫画在地上。

谢景倾来,“我的无良后辈……”

简明舟猛吸一口气,哐的把漫画往书柜上一摞!飞快打断,“…没有。”他又定下神捡起掉在地上那本。

“抱歉,把你的书掉地上了。”

“喔,没事。”谢景转头支着胳膊摆书,“这些书放在外面,就当是我们共享的,你想拿的时候随便拿。”

他一副特别大方的样子。

衬得不借人漫画的简明舟都自惭形秽。

简明舟看着这一柜子精彩程度不比他低的漫画,心说也没差了吧。

他酝酿片刻,随后把心一横。

也像是随意分享般说道,“我书房里的书…你也想拿就拿吧。”

身旁动作一顿,谢景转头看来。

他面容映着客厅的光线,有些许闪烁的笑意沉在眼底,“喔…意思是,我可以随便进出小叔的‘禁地’?”

简明舟热意笼脸,目不

斜视,“嗯。”

反正现在这个家里,已经到处都弥漫着禁忌的气息。

-

谢景回来晚了点,他们还没有吃饭。

“炒菜的话有点晚了。”谢景收完书,走到流理台那边洗手,“晚上就吃番茄鸡蛋焖面可以吗?”

简明舟深长而温和地看了他一眼,“我来吧,你今天辛苦了。”

差点把书店扛回来。

谢景就笑了声,从容地拿了两个番茄,“还是我来,没有小叔你辛苦。”

每天都在极限拉扯。

简明舟,“……”

念在上次多亏谢景助力,他还是包容地走过去,在旁边打下手。

开放式的厨房一侧是流理台,一侧是靠墙的灶台。两人站在过道中间,原本宽敞的空间顿时小了起来。

这样的距离,总得聊点什么。

简明舟正想起公司楼下的巡逻犬,就听谢景开口闲聊,

“我准备先看那本无良后辈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差点呛住:怎么突然就一脸自然地开始聊bl话题了!

简明舟维持平静,“喔。”

谢景炒着番茄鸡蛋,呲啦一声白烟腾起,笼在他英俊带笑的侧脸前,“不过封面上写的文字我不太懂。小叔,下克上是什么?”

他问,“跟年下有什么区别?”

简明舟尽量平常心,“下克上…大多是指地位,职级层面的。”

“喔。”谢景示意他往锅里加点水,“那年下呢,是年龄小的在下面?”

“不是,是年龄大的在下……”

他话头一刹,突然觉得很熟悉。

随后猛然想起那次从超市出来,谢景也问过他“年下”的问题——

简明舟下意识抬头,就看谢景侧头看来。两人背对客厅,谢景低垂着眼睫,深邃的瞳底落进点光,盈着轻笑,

“喔,是年龄大的在下面。”

仰头对视间,跟前的影子笼在他面上。

简明舟气息有一瞬不稳。

他飞快拉回出魂的思绪!低下头倒水。水壶在锅沿磕了下,哐——

接着一壶水就倒了进去。

“……”谢景也扭回了头。

两人看着锅同时默了好几秒。

简明舟柔声开口,“小景,我们晚上吃番茄鸡蛋汤面可以吗?”

谢景体贴地搅了搅,“小叔,水加得刚好。你怎么知道我突然想吃汤面?”

他和煦,“倒水的一瞬间猜到的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-

第二天,简明舟进到编辑部。

他看到夏叶就屏了下气:是魔咒之子……

夏叶对上他的眼神,皱了下眉,“你对我是有什么想法?怎么看我的眼神像是打满了马赛克。”

小鱼闻风而来,又要嗷嗷扭动!

简明舟心平气和地回到座位

,“不,只是单纯想把你从我的世界里屏蔽。”

“……”小鱼。

夏叶又若有所思地推起了眼镜。

倩倩从对面冒头,“副编,屏蔽是不可能屏蔽了,我们还在说周末去打羽毛球的事!”

“什么时候?”

“当然是最美好的周六~”

“周六我可能不行。”简明舟拿出稿子开始批注,“周六有地区田径青年赛,我要去加油。”

话音一落,办公室安静了瞬。

紧接着一群人涌来:“是那天的体育生!?”

“住在你家的那位帅哥!”

“你的年下大狼狗——”

哗——笔尖在稿纸上拉出一道划痕。

简明舟手一抖,他现在听不得“年下”两个字!一听就会想起番茄鸡蛋汤锅。

他说,“我是去给他们共同加油。”

身旁夏叶朝他投去一眼。

小鱼立马扭头悄悄话,“看,果然是‘很多个’男人吧…”

简明舟,“………”

好大声的悄悄话!他完全听得到!